最近不知道怎麼的開始如強迫症般不斷重溫《神奇寶貝》歷年的主題曲,說什麼是從記憶底層掘出的溫度是騙人的,充其量只不過是開啟搜尋引擎與鍵入關鍵字罷了。這年代就是如此,沒有任何東西會逝去,任何東西都好好的被保存在不知道位於世界何處的硬碟中,然後如時光定結般,從此得到永恆(除了那在這時看來已經有些不堪的畫質)。

且,駱以軍的《我愛羅》又成了我最近的廁所讀物,然後我發現,自己遠比想像中的膚淺,至今,我已經對於書中瀰漫的那股破敗、荒涼、帶著失敗者眼光的嘲弄,那些我曾經以為是世界本質(至少足以代表真實的畫面)的一切……如今看來,只剩下發出病犬般的嗚嗚低鳴一樣,痛苦的令人不想、不願投以眼光。

所以我每次總是在翻閱著比較平易近人(至少標題如此)的篇章。我最常看一篇叫做〈進化〉的文章。那是在描述作者與幼子共同沉迷於《神奇寶貝》的一篇文章,當然,非常駱以軍式的,縱使是短短五頁的短文,整篇文章也由充滿可愛的名詞(憂鬱症患者細數家珍的背詠著波波、比比鳥、比鵰,這畫面有種帶著父性的感人),最後不可遏止的導向關於人類「進化」本質的反思(以《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說道那些在童年即被遺棄者的該如何進化,或者什麼是「進化」)。

裡面有一段話:「我在想:什麼是『進化』呢?第一次失戀,無數次屈辱,恐懼,害怕被逐出人群,站在某一個不可能達成的輝煌場景前立志,學習合宜的語言,察言觀色,不輕易被挫折擊倒,尊嚴的活著……這些,那些被遺棄的男孩都具備啊。」

讀完這段話之後,文章結束,我會依然賴在馬桶上不走,與排泄物相距不過幾尺,彷彿抽離般的手指翻回上一篇文章〈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關於白石一文的同名小說,又是探討遺棄與愛(整本《我愛羅》大多數的主題都是如此),巧合似的,裡面也談到了關於進化,何時學會進化?進化的最終樣貌為何?作者一個描述極其生動:「人將存在的整體切割成一『絕對不能犯錯』的微觀調控的自律與遭遇性世故。靈魂長出肌肉,不被孤寂與挫折擊倒,不讓非理性的他人身世變成木馬程式病毒潛入自己的系統中……」

逐漸成為「無愛之人」。

然後荒謬的,我想到了兒時將靈魂注入小小彩色螢幕並化作扁平的點陣圖形在方格組成的世界中遭遇神奇寶貝並且擊敗升級收服時,旁邊總是會伴隨著一本破爛的彩色圖鑑攻略本,裡面會鉅細靡遺(簡直像是破壞遊戲性的公然作弊一樣)的寫下各地出現的神奇寶貝、捕獲率、道館主人、徽章、各種道具、甚至是某些未經官方認可的(有當機風險)的秘技(抓夢幻,或者貪心的一次拿到大木博士的三隻神奇寶貝)。

我記得在攻略本的最後都會有圖鑑,裡面畫著那160乘144遊戲機螢幕所顯示不出來的精美怪獸插圖,然後下面寫上屬性、編號、出現地點、特殊條件……以及成串如某種咒語或經文似的「習得招式」。然後我瘋狂的注視著那些在等級末端,接近無敵的存在時所將要學到的那些充滿各種絢麗想像的招式,陽光烈焰火焰漩渦水砲破壞死光……然後想到,人類不斷成長,伴著種種挫敗愛戀成功分離而來的,學到的是哪些招式,哪些用來保護自己的招式?哪些用來殺傷別人的招式?然後何時「進化」成為下一種,更不容易受傷、更社會化之人。

更不容易愛人之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ck8045 的頭像
dick8045

哥哥,巫婆煮熟了嗎?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