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1114015_06e08409d7_b.jpg

一個夢,前幾天作的。

在教室裡面,教室與國中時期的印象相似,一側是走廊,一側是則緊鄰著可以直接看到一樓的窗戶。老師在台前,臉孔模糊而不可辨識,記憶中找不到相似的人。全班正在唱著一首歌,但不怎麼整齊,歌曲幾乎完全忘記,只依稀記得歌詞是關於末日。奇怪的是,班級氣氛無異狀,似乎還偶有打鬧,對於歌曲則是漫不經心。老師似乎動了點怒,全班才開始稍有默契的齊唱。其中的我,唱著歌,目光漂移,轉向窗外,落日的那側。夕陽形成的亮點異常大,週遭的景物因為其亮度而成為一片深色,深而不可辨認。整個教室壟罩在金色底下,伴奏著末日的曲子,景色並不特別,但我感到一種奇詭的壯麗,與無以名狀的哀傷。

藉故上廁所離開教室,總感覺鬆了一口氣。彷彿從過剩的神聖中暫時抽回世俗的輕鬆。

在廁所中,不知為何,有一個裝置極低的氣窗,站著便可看到對面大樓頂樓的空地。那邊有一支拖把,長相怪異,很像那種學校常用的塑膠掃把(通常都是紅綠顏色,鬚鬚的地方是硬的,但那隻拖把的鬚鬚卻是長的)。我就這麼莫名看著躺在頂樓的拖把,入了迷,幾乎忘記了時間。突然之間,拖把居然騰空而起,呈現直立狀,離地約三十公分,然後在空中開始左右搖晃。我大感驚奇,驚奇甚至壓過了恐懼。兩個念頭出現,第一,我見鬼了;第二,我得趕快回去叫其他人來看。我準備起身,最後還回頭確認了一眼,拖把仍然詭異的在空中擺動。

我興致沖沖,半驚半喜的跑回教室,準備像大家宣佈我的發現。卻突然感覺到氣氛的變化,應該說不只是氣氛,教室和我離去前已經截然不同,原本從窗戶灌注的金黃光線已經消失了,教室現在看來像是個封閉的空間,而且似乎變得更大了點,更奇怪的是,教室裡面瀰漫著一種偏紅色的氣體,不深,淡淡的,但是卻非常明顯。似乎沒人在意或察覺到教室的變化,大家全都面容極其凝重的看著手上的一張單子,我沒有拿到單子,於是就問了某個同學,他只簡單的說了「日本要打來了」,我立刻搶過單子,發現上頭真的明確的,難以否認般的印著「日本開戰」四個大字……

夢醒。


後記:我想我現在真的過得很爽,不然不會這麼擔心它總有一天會消失不見。順帶一提,作這個夢的前一個晚上,我看了很多Makiyo小姐的動新聞,然後作夢起來之後,她的新聞就銳減了,唉,雖然娛樂性降低了,但是我想台日和平(注意,是和平,而不是友好)才是最重要的。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奧提斯
  • DICK大要不要試著翻翻看"MEETING PEOPLE IS EASY"
    到處找不到翻譯
  • dvd太誇張了啦!
    等我先處理kid a 之後的東西(?)

    dick8045 於 2012/05/18 17: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