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0080.jpg_effected

「好痛!」
首先襲來的是後腦杓的痛楚,不可思議卻又無比真實的灼燒感。
勉強睜開眼睛,一片模糊,混雜了淚水與昏迷,視線搖晃且混濁。前方只有昏暗的光。
等等。手的位置感覺不太對。
手臂居然是貼著耳後,雙手是呈現高舉的狀態,或者是說,被吊起來的狀態。一個不自然的狀態。
不妙。
眼前扭動的景象像是調好焦距一樣慢慢描繪出堅實的輪廓。
額頭斜前方,天花板上垂下來一盞燈,那種黃色光,外殼骯髒的燈,「媽的,簡直跟影集裡面沒有兩樣。」他想。地板是水泥,整個腳掌只有指尖勉強與其保持接觸,這個身體的小小感知正好說明了目前情況有多緊急。一堆雜物環繞身邊,積了灰塵的櫃子、外套與上衣癱軟的倒在地上、一個塑膠汽車玩具,四到五支衣架散布成幾何圖形。視線所及範圍之內看不到這個空間的入口處,所以應該是在身後,很合理。
場景的整理似乎給了他一點安心感,甚至,他居然開始認為這是個品味低劣,但精心策劃的驚喜。說不定等一下會有拉砲和彩帶,一群惡笑的年輕人會跑出來,「我們逮到你囉!」然後,他會用一個微笑接受這一切,接受手部的疼痛、接受後腦杓每三秒傳來一次的劇痛、接受這個品味怪異卻十足驚喜的設計……

「嗨。」背後傳來的聲音,徹底摧毀了他充滿彩帶的幻想。因為這聲音太過簡單,沒有伴隨著歡笑、尖聲與拉砲。只有一個單音節的聲響。聲音如此純粹而絕對。
「喔不,我真的成為影集裡面的……」原本想到的是「主角」,可是隨即就被劃上幾條紅線,在旁邊補上「受害者」。
聲音的來源從背後緩緩踱步,出現在他眼前。「哈囉!」
出乎意料的,是一張年輕而俊美的臉孔。沒有冷列的稜角,每一個弧度都感覺如此柔和,微胖的雙頰飽滿發紅,沒有不協調的瑕疵如青春痘與疤痕,真美。
「不好意思……可以請你放我下來嗎?」他自己也驚訝於語氣中的禮貌與……冷靜。
男孩站到燈光之下,搖搖手指,顯得出奇的優雅。男孩徐徐轉身,走向雜物中提起一個桶狀物。並且極為舒緩的走回他面前,把桶子放在地上,打開蓋子,桶中的議題在燈光之下呈現極為濃稠的紅色,應該是油漆。「啊!」男孩發出聲響,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走回雜物中拿出油漆刷。男孩將刷子浸入油漆,拿起,碰觸他那因為懸掛而擠出汗水的胸口。「啊!」他小聲的驚叫,男孩皺了眉,讓食指在嘴前停留,示意「安靜」。他居然乖乖照做,任男孩慢慢在的在自己的軀幹上畫著同心圓,一圈、一圈、一圈……簡直就像是……標靶。他開始慌了,激烈的扭動身體,身上的油漆往外甩出了幾滴,圓形歪扭,不像是個同心圓。
男孩似乎不怎麼被這個動作驚嚇,只是簡單的退後了幾步,優雅的放下刷著,開始解開襯衫的鈕扣,然後拿起刷著,也在自己的身上畫著一圈、一圈、一圈……精準無誤。

男孩結束他的工作後,悠哉的繞道他背後,他看不到的地方,幾秒後,回到燈光下,手上多出一件可謂惡耗的東西。
好像是十字弓……之類的東西。不過只是他的推測而已,因為十字弓跟飛機駕駛室一樣,都是一輩子也很少有機會親眼看到的東西,他只是根據某些虐殺電影的印象來辨認。
「不好意思……請問……」他還是保持高度的禮貌,因為他感覺到,跟眼前這個人之間不到三公尺的距離之間,還存在著某種最後的防線,一旦失去理智,打破界線,接下來就是血肉橫飛,所以他一直保持著這種禮貌,他認為這是絕對必要的。
男孩沒有理會,好像正準備從雜物理拿出什麼東西。
「那個……先生……」他又問,姿態謙卑。
「找到了!」男孩起身,拿著閃著銀光的箭頭。

「可以了嗎?我的車停在地下室……好像是地下二樓吧,我要趕快回家了啦……我背後好癢……拜託啦!我錢包裡面有錢,有一點點,但是都給你,放我下來啦!」他開始慌亂。語氣裡面什麼東西開始消退。
「噓。」男孩下令。「我們玩的這個,順序才是最重要的。」
「什麼?」
男孩把弓放到地面,正好在他們中間,燈光底下。
「你要先嗎?還是我先?」
「什麼意思……」
「你要先射箭,還是讓我先射?」男孩指著身上的標靶。

一絲希望。
「我要我要我要,拜託先讓我,先讓我射好嗎!拜託啦我一定會做好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給我把弓拿來快點啦我要先啦幹我綁著是要怎麼拿啦給我把弓拿來快點拿來啦」
他亂吼,掙扎,大力甩動身體,他知道只要拿到就一定不會失手,這麼近的距離,絕對絕對絕對會打中紅心。

「你要殺我!」男孩突然大聲尖叫,身體發抖。「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媽媽說我要保護自己要保護自己她還給我這個,我最愛媽媽了媽媽很很愛我,壞人走開!走開!」
男孩開始裝填、瞄準,手抖的更厲害。

他則開始放聲大叫。



BONUS TRACK

有時候回想短短二十年人生裡面一些尷尬到不行的時刻,例如沒圍浴巾就走出泳池更衣室、頒獎時明明是弟二名在頒獎人頒第一名的時候出去領獎、在大眾前面講不好笑的笑話之類的,都會想像出一把槍,抵著太陽穴。

碰!

腦中自殺。 

其實我只是想放這首歌。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