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1_1084467448069_1717888710_172671_5839643_n.jpg_effected.png

女子行色匆匆。
高跟鞋敲擊著寺廟中庭的鋪石地板,發出的聲音與周圍莊嚴的氣氛不太搭軋。
手上拎著皮製,但是顏色看起來卻有點俗氣的提包。

她跪到月老面前,喃喃自語。
姓名、生辰、職業、地址、對象等等。彷彿咒語。
然後拿起桌上的筊,開始嘗試。
一次,兩次,三次。失敗。重複姓名、生辰、職業、地址、對象。
再一次,兩次,三次。失敗。再次重複姓名、生辰、職業、地址、對象。
筊摔到堅實地面的聲響迴盪在雨中的寺廟。

怎樣也得不到同意。
小腿開始刺痛,發出缺血的警訊。
她暗暗在心中想到,這不過就是個機率組合,怎麼可能……然後隨即打消這個冒犯的念頭。

一個痀僂的老年人走來,
「小姐,你求這麼久沒用啦,沒有就是沒有了啦。」
女子回答:「不是求不到,是上次求到的不見了,好幾次都這樣。」
「不見了就是遇到了啦。」
「但是我沒有遇到啊!」

老年人伸出皺巴巴的手臂指著她,
「你喜歡的人,只有自己而已啦。」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