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紅綠燈時,O君正好大聲地唱著副歌,音量大小已經到了完全不在意他人眼光的程度。實在是非常諷刺,曾經因為來載自己回家的媽媽在放學時人潮洶湧的校門口大口大口的吃著甘梅薯條而覺得羞愧的無處自容甚至還因此大吵一架的O君居然在下班尖峰時刻中的馬路上大聲著唱著副歌,甚至沒有帶上羞恥防護器般的口罩。他曾經(偷偷地)聽過某些音量尖細而笑聲駭人的女生們高聲討論過在機車上唱歌這回事,「哇哈哈我跟你們說我有時候唱太大聲然後啊路人就會轉過來看我然後我也跟著假裝轉過去看是誰在唱哇哈哈」「嗚哇哈白痴喔」。O君雖然覺得這種垃圾般用來填補尷尬沉默的對話簡直是有趣透了,心裡卻還是忍不住覺得沒錯啊你們真是些白痴。


紅燈。


O君媽媽諄諄教誨說在市區不能騎超過50,「吼,我看你騎車真的是要給我嚇死」,但是O君總是覺得非常可笑,O君可是個硬派作風的人,超過60也難不倒O君!而且O君還有趕時間之類的藉口,警察也無法耐他何!但是每當O君又以完美的姿態優雅的無視了紅燈(世界的規範)之後,O君除了得到了虛擬的掌聲與評審團的高分評價之外,更多的一種虛幻感。
一種不安。
「我還活著嗎?」一定是看了太多《靈異第六感》之類死人裝活人的片子,O君總認為,就算他在上一個路口被衝出來的計程車粗暴的撞得歪七扭八血肉與鋼架混雜肝腦塗地。他也不會知道。他還是會像布魯斯.威利一樣,雖然禿了頭但是仍然嘻嘻哈哈的自以為活著。然後要如何解釋與其他人能夠持續對話,這部份O君覺得《駭客任務》的NPC理論似乎有點解釋空間,但是很沒有邏輯就是了。雖然偉大的笛卡耳告訴O君,既然他有時間想這些狗屁倒灶,那他就還沒變成蛋白質脂肪與水,但是他還是有些不安。或許伊莉莎白.庫伯勒—羅絲姊姊更能用她可愛的模型解救O君,關於哀傷和災難的模型。我想O君或許是在第一階段,否認,至於O君否認的是「活著」?還是否認「蹦!的一聲」(避諱)?我覺得問O君似乎有些失禮,就算了吧。


「我會邊騎車邊從iPod裡面找歌唷。」
媽的O君講這話的時候真是跩翻了。


O君說,某個夏天下午,因為他覺得整個世界很像被低能的攝影師拍壞了一組過曝照片,白的要死,甚至隱隱約約展現出一股敵意。他實在是憂鬱到不行,居然難以置信的以特技表演般的手法展現了邊騎車邊哭泣的絕活,我簡直是崇拜到了極點。他說他後來沒辦法繼續騎了,就索性蹲在離某間女子高中不遠的7-11前面大哭,「我哭到鼻涕跟口水都混在一起囉!」。下課鈴響,讓他莫名的想起小學時放學出於莫名的默契而全班集體嚷著「老師再見小朋友再見大家明天不要見」,這讓他更加憂鬱。
「受不了啦一定要自殺啦!」
女高中生魚貫從他身邊經過,大多數人並沒有因此而停下來,甚至會刻意的持續聊天的話題,直到下一個路口再開始興奮的討論。這也令他憂鬱。他突然想來個小實驗,他想知道會不會有人停下來,於是他更是用盡全力,甚至有點擔心淚腺會因此受損。「你知道嗎人從四歲半就開始說謊耶這代表我們從那個時候就開始學會表演了你不覺得很厲害嗎」
終於有個兩個女生走了過來,她們站在一種安全距離之外「先生先生」的叫,O君覺得有點生氣,「我也是有名字的好嗎?這麼沒有誠意的人滾開算了」,O君把頭埋進去,邊哭邊用鼻子(很小聲地)「哼!」了一下。兩女覺得自討沒趣,罵咧咧的走了。O君覺得這些臭小鬼的抗壓力低到令他更想哭。「絲毫不懂我們這些職場戰鬥民族的苦衷」
有人拍了拍O君的背,沒錯!O君非常驚喜,恰到好處的黑色學生裙、襯衫的第三顆鈕扣因為發育中的胸部而顯得緊繃、手腕包著紗布、領子與脖子之間的空隙、額頭的汗!穩健而柔和的掌心的肉按壓在背部的觸感!「你還好嗎?」O君甚至忽略了臉!手伸進書包裡面,掏弄著什麼,是什麼呢?是衛生紙!「給你。」

!!!!!!!!

「兩萬。」
「什麼?」
「我的薪水付完房租給完媽媽之後就剩下這些不能再多了。」
「什麼意思?」
「兩萬,讓我幹。」


我雖然有點質疑O君的故事是否加入了他過度的吹噓與悲觀,但是看著O君猥瑣畏縮的模樣,我相信他是在害怕著什麼,不論是超速、死亡,或著是女孩父親控告他騷擾的那天。不過我和O君都覺得自己不會被這些東西所擊倒,我們會繼續在機車上思考人生,大聲唱歌,然後闖過第四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