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2450.JPG

高中三年之中,我從來不是那種交際小王子型的角色。

我很害羞、個性彆扭,嘴巴也超賤。因此我的朋友沒有像校內風雲人物一樣多到從教室到二部一路上會被攔截數十次,但我都是很盡力的在跟維持我跟一路上願意和我相處的人之間的緣份,如果之前有不小心得罪到的人,請你們原諒這個罪人吧。

先從高一說起好了。

帶著國中三年不知蒐集了幾十張得獎狀,我一踏入這間學校就覺得萬分煎熬,或許是出自某種弔詭且難以言喻的自尊或自我保護,我看著這群所謂第一志願的學生,看著他們一舉手一投足之間所散發出的那種充滿知識階級布爾喬亞的浮靡與自信,我這才痛苦的體會到自己小小的驕傲在這群天才面前有多麼不值。

誠實的說,整個高一我過得十分痛苦。既無法在課業上得到成就感,國中長期身為名次壟斷者所養成的讀書奴性也讓我無法像班上同學一樣自放於網咖,加上當時家中又遭逢許多變故,我不只一次動過輕生的念頭。原來這就是我冀望了三年的高中生活啊,「那時候我已在內心找到力量,使我能目睹不幸而漠然處之,克制自己的感情,那時候我已開始懂得目睹不幸和破壞的景像有多美。」,我想那時,我學會了赫拉巴爾所謂的「天道不仁慈,一個有頭腦的人因而也不仁慈,並非他不想仁慈,而是這樣做違背常情。」,我漸漸的對外界感到失落與冷漠,高中的第一年,我什麼也學不到、學不來,除了麻痺、木然、冷漠、孤僻、乖戾。

當時若不是搖滾、遇見了文學,我實在難以想像自己會飄落而方。說來慚愧,或許當時的我,站在崩毀的邊緣,在這兩者之中找到的也不是純然的熱愛,或許其中,多多少少的摻雜了那麼一點點的特立獨行與自命不凡的補償性優越感。不過至少在吉他與文字共鳴之中,聽不見父母過重的期望與週遭那些有心無心的訕笑。而這樣掩耳自欺似的遮掩雖然可笑,對於當時的我,卻成了生命中意義的最後一道防線。

高一我認識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牌咖(那時十七班風靡一種我已經忘記名稱的牌戲,好像是耍心機的)或者透過手機或iPod認識到的朋友,但是我到現在印象卻還是都很鮮明,在校內似乎有分身的致齊、俊宏的御用班長德華、悶騷但是梗超對我味的彥圻、曾經在雄哥的課看過漫畫但是其他時間都很認真的俊逸、社團與功課都顧得很好的陽巨.人、一中究極玩咖恆緯、到三年級都還記得我的慶勳、一直讓我侵入媒傳播冷門西洋音樂的光遠、上線時數驚人的伯儀、很好相處的明穎、漢堡王不期而遇的靖倫、進一中第一個跟我說話的承佑、一直借借借借光碟的廷穎、上課讓我丟臉過很多次的偉德、畢業紀念冊裡面找不到人的晉光、玩PTT比我資深的邱國……

裡面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魏伯,我整個一年級幾乎從來沒跟他說過話,我們好像是到了一升二的暑期輔導才開始接觸,感謝Green Day、Savage Garden、My Chemical Romance還有一大堆團讓我遇見了一個這麼特別的人。魏伯的特別之處在於,他是一個很有戲劇張力的人,身上到處都是衝突性與矛盾感的人。很少看到一個做什麼事都很熱血的人寫起文章這麼有批判性,很少看到成天往Y2國際跑的人還有時間聽這麼多搖滾樂團,很少看到台南一中有人畫得出這麼美式狂野的圖,很少看到這麼看似開心網誌上卻總是煩不完的人。我想我今後也很難再遇到總是這麼令人驚喜的朋友了。

……

高二時,我毅然決然的踏入了社會組,沒有什麼為了文學為了人生為了興趣為了自由這類冠冕堂皇的漂亮原因,我唯一的動機就是,據說社會組課業無憂樂無邊,而當時的我已經全然放棄了人生規劃,什麼科技新貴研發人員我全部都不要了,我的夢想逐漸縮水,一點一滴的由都市銀領階級慢慢下修到了白領公務員,妥協妥協妥協,台南一中花了一年給我的訓示如上。

剛進到二班的時候,這個班級並沒有馬上給我一個強烈的統一印象,因為這個班上充滿了很多個性鮮明的同學,有領導能力超強的、有一看就知道是一路打網咖上來的、有看起來就是活生生文藝青年的、有看起來超級玩咖的、有看起來對課業充滿熱情的、有看起來就像是運動校隊的、有一年級的熟面孔、有非常熱衷於社團活動的……但是我的最高行動綱領並沒有因為進了社會組而更動,我依然故我,忙我自己的、看自己的書、聽自己的音樂,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當時的我依然信仰著,全世界是可以靠著一己之力被完成的,對團體班級只需旁觀冷眼袖手。

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堅強到不需要任何朋友,我也是人,我也會覺得寂寞,我也希望能有人記得我的生日,我也想要假日可以找人逛遍北門路,我想要被擁有。後來看了EVA才知道,這種心理有點像「刺蝟矛盾」(Hedgehog Dilemma),刺蝟很想要朋友、很想要認識別人、很想要與同伴取暖,可是刺蝟只要一接近其他同類,就會被刺傷,也會刺傷別人,所以到了最後,刺蝟為了別人好,牠選擇退離同類。無法信任他人是我自找的,或許某些部份的我只能靠著自我孤立來對國中那時的殘忍做出贖罪(But it's another story...)。

我對於這個班級最早的記憶似乎是高一升高二的暑期輔導時,張敬川老師看著韋傑的髮型說:「陳韋傑,你為什麼要把自己搞成這樣。」,雖然這個橋段沒什麼營養,可是那個場景卻還是鮮明的歷歷在目。

接下來的記憶跳接到音樂課,企鵝要我們分組發表,我記得當時我和雨鑫、凱翔、衍江、宗翰、琮漢同組,很感謝你們那時候願意跟一個個性這麼彆扭詭異的怪人同組。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是"Yesterday Once More"。在準備表演的過程中,我認識了高二的第一個超極好朋友宗翰,我記得當初我們坐在音樂教室的鋪木地板上,旁若無人的聊起了摔角。能認識你真的是很幸運的一件事,畢竟我們兩個都很害羞,說不定當初一擦肩、一轉身,一個這麼有趣又夠義氣的朋友會跟我從此在人生的旅途上錯身而過,那真是我最大的損失。也是宗翰把許多我本來一輩子都不太可能有交集的人拉入我的世界當中,個性開朗而且目標遠大的文謙、各種事物都想嘗試的青年社長阿飄,雖然沒機會跟你們同班,但是真的很高興認識你們,跟你們相處,去再多趟台大杜鵑花節我都不嫌累、犧牲再多次午睡來聊天我也甘願。

接下來我因為校刊(還是四校文藝獎?忘了。)認識了柏丞跟立澤。

柏丞是一個全身上下充滿著文藝氣息的人,很容易讓人誤以為他是出身於那種貴族書香世家,不過這並沒有讓他成為一個難以接近的怪人,他反而是我看過最像「真人」的文藝青年了,永遠都會有一些可愛的糗事發生再他身上,剪壞頭髮用帽子蓋住啦、被誤會是社長夫人啦、總是很激動的大吼大叫啦……而害羞的我也總是一直死皮賴臉貼在柏丞身上,我們一起討論小說、我們一起跟管樂社長吃過尷尬的中餐、我們一起上了無數次廁所(雖然我每次都不是真的有尿意)、我們一起在禮拜三五點半餓著肚子去圖書館看了很多電影、我們跟著F.I.R與滿天的煙火送走了一個年頭,還有很多很多的一起我來不及想起,可是我想我不會忘記。(想玩押韻)

立澤是一個很特別的人,人家說:「親近生狎侮」,可是我記得我們好像已經很熟很熟的朋友一樣,我們才認識沒多久,我對你的態度就已經跟現在差不多。我們兩個的相處模式也很詭異,每次只要出現第三個人在場,我的傲嬌模式就會自動切換到ON,你就會會變成欠罵的蚵仔,不罵不痛快。但是只要我們兩個獨處,你整個人就會村上春樹上身,而我也突然間會靜下來聽你細數著你那些ABCDEFG的代號朋友。我說真的,你很有讓人感動的特質,一瓶啤酒、一根菸、一句:「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很高興那天,是我們兩個留到了最後,為三年二班熄了燈。

小延,怎麼認識你已經忘記了,最早的印象應該是我們加入同一個社團(電影研究社),有一次播《300》的時候,學校的爛設備一直出問題,整部片的顏色全部都跑掉了,負責如我,當然對社員們感到萬分虧欠(其實是臉皮太薄),事後我決定讓想再看一次的社員舉手,一人發一片讓他們回家慢慢欣賞這些猛男,我數著一支支舉起的雙手,每加一個就像在我心上劃下一刀,空白DVD一片十元,我們可是完全沒有社費的……結果,你絲毫沒有體會到我心如刀割,照樣舉手舉得很爽。不過,你的是我高中三年裡遇見最妙的一個人!從資優班逃到社會組的天才兒童,在二班兩年中,從來沒有人能打破不敗的第一傳說(除非是主動退出)。而且你不是那種讀書讀到讓別人很不舒服的死書呆,剛認識的時候會覺得你悶騷的很好玩,熟了以後才發現,原來梗取向是小S賤嘴型,嘴巴這麼壞的資優生真是有趣極了!你在網誌說你很謝謝我教了你很多,但你不知道,我從你身上學到了什麼叫做走出自己的路,聰明如你,勇敢的放棄了醫科走向社會組,我想那是我永遠也得不到勇氣(雖然我也沒那麼聰明)。我也要謝謝你當初勇敢了做了這個決定,否則,我們永遠都沒辦法一起坐在全家裡面聊上好幾節課(還有一直不要臉去喝關東煮的湯)。

Gary,我們在二下升三上的時候變熟的,原因好像是你在處理班級事務與人際關係上發生了一點小摩擦,而少女心如你就跑來依偎我這超MAN的寬厚肩膀,然後你就變成我的禁臠了(誤)。我要先感謝你在三年級的體育課時願意陪我坐在司令台上面納涼,而不是像柔妹跟小延一樣有了運動就棄我而去(淚目),而我在司令台上也跟你說了不少可怕的小秘密,希望你到現在還沒說出去,因為那是會死人的。你是一個很細心的人,但是太細心也常常害你想得太多、煩得太多、傷得太重,我想你周圍成熟的朋友那麼多,這些話還輪不到我跟你說,但是希望大學之後的你,能夠活得像你的表現出的那麼快樂、那麼無憂無慮。

立衡,當你問我說要不要一起去看電影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大跳!其實你是高中第一個跟我去看過首輪電影的人,而且我們之前也不常講話,那天我真的是緊繃到前所未有的極限!其實我你應該也是一個在陌生人前面蠻害羞的白色系文藝青年(?),很謝謝你那天邀請我,不然我想我永遠都沒有勇氣去跟你說話。雖然真正認識你的日子算起來很短,不過你真是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人。

接著說說老師吧。一中的老師個個都很有特色,但是我必須要先跟老師們道個歉,我似乎有種莫名其妙的驕傲自大加上對於權威的不信任感與和下意識的恐懼,讓我對所謂老師的授課一直帶著或多或少的排拒,我就是那種很賤的學生,台上講哪科就偏不看那科,這真的是很幼稚的白目國中生行為。雖然我不敢說自己是全神貫注在課堂上的那種學生,但是我真的都對這些老師印象深刻。皇德老師的精美國文講義我每一本都還留著、感謝豆豆不厭其煩的幫我申請獎學金、瑞鴻老師對於時事獨特的觀察角度與辛辣的評論真的很精彩、教了我三年數學的俊宏老師我真的很盡力在算數學只是很少問問題而已、淑香老師上課實在太有趣害我老是講義很多空格、翠雰老師真的是幫助我順利推上大學的大貴人、對於保養似乎有著很強執著的賴政雄老師對不起我蛙式依然沒學好、不小心被我親眼目睹國標風采的顏國正老師、請了三個除了白吃白喝之外沒做到事的學生幫忙的淑珠老師、聲音嬌滴滴可是授課內容卻尺度很大的黃凱羚老師、只有過一面之緣就讓我覺得沒上到她的課是很大損失的潘智惠老師、帶我去聽人生第一場音樂會的企鵝、在寫作之路上給了我莫大鼓勵的敬川老師、睡了很久一起床發現已經開始拉二胡的邱文光老師。

……

還有很多同學在我來不及混熟之前就離去了,或許從此之後我們就再也無法在人生旅程上碰面,緣份不是什麼浪慢的東西,沒把握住,溜了,走了,就回不來了。我再也無力重回九八零二、重新認識你們、重新藉由你們認識自己。我想每一個我錯過的,都會是我難以估量的損失與遺憾。我的記性很差,真的很差,透過文字,我就能記下來嗎?說實在的,我沒把握,但是我儘量試試。

很有正義感的小三、「幽默風趣,多才多藝」的世瑛、為班上默默付出的祺幃、最後才發現我們很談得來的天祐、畢業典禮時偷看動畫的思漢、上課放梗最常把我弄笑的稟峰、周旋在柔妹小延美姬之間不擇食的琮漢、肯定我的手編版歷史講義的得城、跟老師對答超好玩的阿群、領導才能史上最強的唯庭、坐過我旁邊但是我們兩個都很害羞的銘謙、午睡常常沒有睡都拿來唸書的維均、很像漫畫裡面角色的霽剛、不小心被我拉到袖子的允中、不懂為何這麼唯唯諾諾的勝翔、很好相處但是我猜不透的語立、宗翰就交給你照顧了永群、立澤就就拜託你處理掉了佳諭、諧音梗之王罄豪、說話直率笑聲宏亮的炫彰、新時代妖精系DIVA韋傑、我們第一次見面是為了啤酒吵架的草莓、歌聲很好聽但是很害羞的柏彣、電腦技術了得又很熱心的敬幃、每次出梗我都沒辦法接上的幹架王、從頭潮流到腳的葉則、女人緣似乎很好的瀚賢、很白但是無娘氣的敬哥、江湖味很重的琳森、上課一起看漫畫的冠廷、似乎各項運動都略知一二的雨鑫、我有買社刊支持的衍江、笑起來很開朗的貢丸、脾氣很好的凱翔、不管什麼時候甚至假日都坐在位子上唸書的逸庭、感性時刻放梗功力依舊的喬治、哎唷我們似乎從來沒機會說過話可是我有照片的小朋友。

 

大家,再見。

 

 

 

DSC02276.jpg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oox2007
  • 我哩?
    是不是沒有我?

    啊?

    太誇張了!

    竟然沒有我!?
  • 到底有沒有看完呢?
    你整個人是獨立一段出來啊啊啊!

    dick8045 於 2009/06/13 06:18 回覆

  • 電腦痴呆但氣質非凡的周小延
  • 很多話想說 等我想好再打 現在是簡明扼要版
    (雖然我嘴巴上一直嚷嚷我多想哭阿 但這個月的第一滴淚卻獻給了你這篇離騷下

    我哭的很大聲 至少是喜悅的淚 我現在恢復的像一條活龍 所以你也就不要在感傷了)


    但是我對於大家動不動就要說我功課的這件事.......


    難道你們都沒有其他要跟我說的嗎? 但是我還是在你的整個版面佔行最多(爽!!!!)


    你記得好多事喔 我是腦包 都忘了

    (話說下次去7-11喝關東煮的湯喝到爽吧 就某方面來說 這項食物大勝香格里拉 因為是跟嘴賤時跟你一起喝的)

    話說 有時候我嘴賤會不會惹你不開心(被我賤的人就算了 因為我都不會讓他們知道的-->自以為)

    但也許就是你說的 這是我的"刺蝟矛盾"
  • 騙到純情少年的眼淚了~

    說你功課好是因為真的太好,
    大家有怨念,
    不過你的課業成績一直都是我們的驕傲。

    你真的忘記很多事耶,
    那間店叫全家啊啊啊。
    (一直喝人家的湯還忘記店名,難怪店員會一直青我們)

    別鬧了,我從來都沒有因為嘴賤而不開心,
    個性如果那麼糟的話是要怎麼在演藝圈跟人家立足啊,
    我們之間就是嘴越賤感情才會越好~

    dick8045 於 2009/06/13 07:22 回覆

  • 在地球村很想哭的嵐斯洛
  • 本來想說好好的睡一覺
    後來好奇心使然就來看看美姬有沒有把離騷下打完

    結果我看到了
    還一字一字
    把他努力的看完

    現在我想說的話更多了

    害我的那篇遲遲沒辦法打出來
    因為他越來越多了


    很多時候是要離開才想念
    還好我們還有成大
    還可以再作陪四年

    但是未來的變卦又要怎麼說
    你會有新的朋友’新的生活
    四年之後呢?
    又要怎麼說

    這些種種的感傷就留在中吧
    我只知道這刻能做的就是好好把握
    希望我們見到面的時候

    永遠都是那樣


    最初的那種感覺~~~





    你還記得嗎?

    在雨天吶喊


    我都記得....
  • 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
    不要哪天在成大遇到,
    你給我在那邊客客套套,
    我真的不希望那樣。

    dick8045 於 2009/06/13 21:23 回覆

  • yesleon
  • 我想說...雖然我是蠻害羞的沒錯啦(好做作XD)

    不過那天我跟你去看首映的時候
    心裡是一直在想
    「這傢伙還真害羞呢,都同班那麼久了」之類的
    重點是我其實想不到話題才沒開口的XD

    所以說我贏了!!(又是無聊的國二病)



    我一開始也是完全看不清你啊
    而且感覺你啊宗翰啊一開始都跟青蛙很熟(?)
    所以自然而然就把你們歸類到青蛙幫= ="
    後來還是看到你的網誌才發現無情的真相...

    是你讓我見識到真正的搖滾文青
    我只是個假裝自己很文藝的宅男罷了(哭)
  • 啊真的,那天我整個就是一直找話題聊
    聊聊聊聊聊,因為冷下來我就會尷尬(主持人強迫症)
    整個算是害羞過了一個點之後的反差

    我們高二的時候的確是三人組(!?)
    還一起去過台北(!!!)

    哎喲最後快別這麼說,
    文藝青年都會不承認自己是文青的

    dick8045 於 2009/06/13 21:21 回覆

  • 偷尼
  • 不挑食是因為天秤座的優柔寡斷在作祟
    你們三個真的好難選...

    但無論如何 你們三個都是最棒的好朋友
  • 琮漢,你讓我好感動,
    但是必須提醒你我整個人是大勝出的狀態你不需要猶豫了

    ??
    你居然是說不挑食,搞什麼,
    我們三個是紅蘿蔔那種會被挑到一邊不吃的食物嗎?

    希望你以後上了台北,
    還要常常想起這三塊蘿蔔。(青椒也可以)

    dick8045 於 2009/06/14 10:37 回覆

  • 特頭廷
  • 哪來的一瓶啤酒一根菸呀= =


    立衡只要是有"一點點"熟就會約去看電影唷

    (做筆記:把妹法方法+1


    我們還有四年

    哪天在成大遇到你的時候該不該

    用力招手然後喊著:





    "蔡美姬!蔡美姬!"

    (猶豫中XD)
  • 一瓶啤酒一根菸是在暗巷裡面發生的醜事,
    我……(掩面奔)

    冠廷快作筆記,
    你看像我這麼難搞的貨色(?)都可以一次上手了。

    如果我們在成大遇到,
    你可以很大聲的叫我美姬,
    但是我會很man的冷冷說,
    "Call my full name, 巨夜美姬臀"

    dick8045 於 2009/06/14 10:43 回覆

  • revive
  • 我看到你的感覺就是很想跟你講話

    可是連還你書我都莫名的躊躇,我們真的還不大熟。

    很可惜,難得有一個真正的文青(而且有看鋼鏈和通靈)。

    (騷,真是一個很棒的字)
  • 唉,你的梗也是頗對我的胃口,
    只是相見恨晚(?)加上我很傲嬌(無誤),
    而且我們好像還在畢旅的時候有過堅持不去的革命情感,
    結果後來我還是有去畢旅……(結果一直下雨,我想是天怒了)

    希望你在大學的時候能遇見其他更開朗的文青,
    不過也別忘了我這個怪怪的孤僻文青喔 ^.<

    dick8045 於 2009/06/14 23:10 回覆

  • oox2007
  • 貌似我是頭香呢哈哈
  • 所以要不要好好檢討一下一樓,
    搞什麼啊現在的年輕人。

    dick8045 於 2009/06/14 22:42 回覆

  • 偷尼
  • 上一篇回覆
    我把你文中對我的描述"不擇食"搞成"不挑食"了
    好像讓你會錯意了...
  • 別想太多,
    我們之間都是用心靈溝通的,
    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又有什麼關係呢

    dick8045 於 2009/06/22 09:04 回覆

  • 偷尼
  • 易均你真是全國電子~
    送上一顆大大的心
  • 討厭啦,老爺我們不要在這裡打情罵俏,回房裡再做。

    dick8045 於 2009/06/26 07:04 回覆

  • 偷尼
  • 你完全誤會我的意思了吧
    這個傻ㄚ頭= =
  • 啊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OH!MIKEY! 式的笑法)

    dick8045 於 2009/07/05 11:05 回覆

  • 嘖嘖
  • 其實我男女通吃(菸
    其實我喜歡男的(在一根
  • 謎樣的一根?

    好髒,請樓上帶走這人。

    dick8045 於 2009/07/05 18:54 回覆

  • 周小延
  • 從看了一次


    抱著民法哭(詭異)
  • 情理之外,意料之中,
    想到多多回來看這篇,
    讓你重溫高中的溫暖。

    dick8045 於 2009/10/31 19:51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