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Sigur Rós "Ára bátur"

大學學測在今天結束了,雖然在二零零八的七月底,我就裝模作樣的打了這篇[Announce] 本部落格開始無限期休站,不過我這到底是想騙誰呢?從去年打完這篇文章過後,除了把筆電做了某種在形式上意義遠大於實質意義的禁閉之外,放學後六點回到家後,我每天照樣坐在電腦桌前兩小時(只不過坐在我弟的電腦前),躺在沙發上看康熙烏龍兩個小時,洗澡吃飯打屁聊天一個小時,每天扣一扣,大概只有心情好的時候會讀到超過一個半小時的書吧!我這不是想為下個月即將寄發出來的成績找藉口,況且,對一個所謂台南第一學府的學生而言,以上這些話看起來也稱不上藉口,充其量只像一個不把學測放在眼裡,卻同時又不知自己三年下來到底只有幾兩重的死高中生在學測之後故作瀟灑的脫罪之詞罷了。

其實我只是感到一股莫名的弔詭。「為何我在學測前的最重要的這半年,生活之糜爛卻也是高中三年之為最?」

這種本是與邏輯相悖的問題解答,本身必定也不合邏輯,而世上最難以理論侷限的,便是思維與心理。因此我開始自問與反芻自己這段時間的思維模式,我發現問題的起因乃自於一股我無法以理智抵禦的自毀慾望。

我一直有個難以啟齒的夢想:我想看看世界在我面前毀滅。如何?可笑吧!我知道這是一個聽起來不比「我想要創造一個大同世界」高明到哪裡的痴人說夢。但是我就是想看,我想看看成日忙著在勵志書中編織謊言的人會感到多絕望;我想看看在理財專家留下的大筆財富要如何花用;我想看看自信者逐漸瘋狂失措的景象;我想看看人類花了五千多年演進出來的社會制度是如何瓦解;我想看看和平與理智是否能持續直至混沌到來之前。

可惜我看不到。溫室效應只是拿來嚇嚇大企業與加重考生負擔的童話;缺糧缺水也只是萬里之外風馬牛不相及的爭議;資本主義在金融海嘯衝擊下依然屹立不搖;沒有想要利用邪惡科技毀滅世界的科學家;大型強子對撞器更他媽的故障了!

所以我只好退讓,就如同我長久以來的處世之道一般:如果夢想無法達成,那就自己縮小它,否則就放棄它。我只好退讓,我把對全世界瓦解的期望,轉化成為一股自毀的厭棄心態:如果我無法毀滅世界,至少我還有讓自己毀滅的自由,就如同存在主義中的:「人沒有義務遵守某個道德標準或宗教信仰,卻有選擇的自由。」於是,我放棄,我自己先舉白旗,這樣就沒人能說我輸了,因為重述一件現在正在進行的既定事實,既不能稱作歷史,這般芝麻小事也毫無評論價值,你們只能留下一句:「這孩子真沒志氣。」之後嫌惡的走開,繼續朝著自己那或許可及、或許不可及的夢想走去,再也對我不感興趣。因為沒人想羞辱一件不會反抗的死物。

「你這是荒謬的!」,我知道。

「你這是不道德的!」,我知道。

「你太消極了!」,我知道。

「你沒有資格活在世上!」我知道。

 

那你呢?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版主你好,我是通過你的部落格才認識到radiohead的。不知道你現在是不是忙的沒時間更新,但我還是非常期待How to Disappear Completely的翻譯!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