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一切的狀況在第九集之前都只能算是用橡皮擦的渣渣就可以輕鬆擦拭的小錯誤罷了,這部漫畫真正的脫序是從業王出現才開始。

葉王出現後,整本漫畫原本的輕鬆基調逐漸走樣,一大堆令人應接不暇的伏筆開始轟炸讀者,劇情更是出現天大的矛盾﹙十祭司怎麼可能負責這麼多參賽者?唯一對十祭司下殺手的人怎麼可能只有道蓮?十祭司如果真的要負起保護通靈王不受干擾的責任,怎麼可能還會嫩到被一個剛學會超靈體的人打死?﹚,大概從這個時候,一個亂了陣腳的漫畫家就在我眼前若隱若現了。不過武井老師也不是那種可以見情勢不妙就躲起來大玩勇者鬥惡龍的漫畫家。武井老師當機立斷想出的絕招是:新角色連發,繼續用在人設上的天分苟延殘喘,而且這些新角色一定要夠強、夠帥、夠正,還非得要跟葉王有他媽的淵源不可。於是整部漫畫最美型的少年——瑞瑟格.戴佐用我看過最死皮賴臉的方式出現了、葉王那一狗票似乎只為了成為別人的嘍囉而生,毫無夢想的同夥也出現了、我為了這部漫畫到底能不能善終的煩惱也隨著這一大堆人物而出現了。




不過這些失序還不足以完全摧毀這部漫畫,武井老師在作品裡對於人物內心情感的刻畫還是一樣的細膩,就拿轟隆轟隆這個人物舉例。這個看起來最不具威脅性的親切北國少年,卻是個每當新角色出現時,總是第一個展現出敵意與反抗心理的角色。武井老師十分隱晦的將內心的強烈排他性與群體依賴感在這麼一個看似熱血過頭的無腦角色上表現出來,或許是為之後那個來不及交代的陰冷過去所埋下的伏筆吧。而且整個美國遠征篇,還好是靠著莉莉拉拉與三迴轟隆轟隆物語這兩個篇幅不長卻精緻細膩的小故事勉強支撐起來,不然只剩下瑞瑟格近乎亂入的出場和葉王手下﹙波里斯.齊斐希.德古拉﹚那場難看得要死的戰鬥的話,簡直就可說是乏善可陳到了極點。所以說,這件事再次不證自明了:武井老師,這種超級長的大規模故事完全不適合你啊!

不過說到進入梅沙.達維維這段,我還真的很佩服武井老師大膽諷刺與挑戰基督宗教的勇氣。一出場就用X-Laws華麗的天使和醜惡的內心——對非我族類必誅之的狹隘與高傲、宣稱世人皆是兄友弟朋的做作不一、以自己心目中的正義當成普世真理的荒謬——做了一個不留情面的對比,武井老師不愧是虔誠的佛教徒啊。

不過我我卻差一點被上面那一段精彩劇情給騙了,我萬萬沒想到,真正的苦難,是這場可笑至極的「東京無人島三對三淘汰賽」。這不就跟葉王手下那群沒有夢想的嘍囉一樣可笑嗎?為什麼要強迫各自都懷抱著夢想、朝著通靈王前進的參賽者硬把自己的命運放在其他兩個可能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手上呢?最誇張的是,除了主角群的隊伍﹙The 蓮、發憤丘溫泉隊﹚感覺像是硬兜起來的烏合之眾外,為什麼其他幾乎每隊參賽者都像是天造地設的黃金組合啊?果然,不出幾頁後,一張幾乎宣判這本少年漫畫死刑的東西大剌剌的出現在我眼前:淘汰賽賽程表。情勢至此,我已經不敢再冀望還會有之前那種動人心弦的小故事了,只能在心中暗自保佑武井老師將戰鬥場面畫好了。


不過有失就有得,失去了細膩編劇能力的武井宏之就在此時已經蛻變成了《Jump》心目中那種能畫出熱血戰鬥畫面的優秀漫畫家了。武井老師在戰鬥畫面這方面的進步確實有目共睹,淘汰賽幾乎每場都令人印象深刻,武井老師至此的覺悟應該是:放棄小段小段的故事,不斷加強這些通靈人之間的互動與加緊故事的節奏感,除了在戰鬥上抓住讀者的注意力之外,也不斷用場外的零星事件與衝突增加錯綜複雜的氣氛。老實說,這招還還真的有在我身上奏效,自從十三集之後,故事很明顯變得緊湊許多,參賽者之間的各種互動也讓人眼花撩亂,各種招兵買馬、偷襲、背叛、試煉、覺悟與競技場內的慘烈比賽多線並行,劇情的轉折也算出人意料,伏筆也一個接著一個的接露,但這龐大的故事規模卻超出了武井老師的掌控能力,造成了後來僅僅一天卻畫了五、六本單行本的失控狀況,同時間,武井老師還死不認命的拚命向讀者狂丟伏筆,解開了一個的同時,大概同時又多了兩三個個謎團纏繞腦中,造成許多讀者的耐心消耗殆盡。

我想《通靈童子》悼歌的前奏應該就是從此時開始響起的吧。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