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在我有生之年,Kid AAmnesiac這兩張冰冷死硬的電子作品是我永不得其門而入的機械城市,一座潮濕混亂與白淨秩序並存的城市;一片嘲雜卻杳無人跡的電子地獄;一個規律進步的與現代人腦中的烏托邦模樣重疊的未來。

但令人感到欣慰且出乎意料的是,這兩張姊妹畸戀後聯姻的產物,I Might Be Wrong: Live Recordings這張專輯卻讓我專心的把目光緊繫在這片迷離電音迷宮中不忍轉睛。

"The National Anthem"由日語(應該吧)噪音Fade-In的開頭令人驚嘆連連,與專輯裡簡單的一聲電子滑溜大相逕庭,緊接著Colin Greenwood瘋狂的Bass、Jonny Greenwood飄忽的馬特諾音波琴(Ondes Martenot)、Thom Yorke偏執的喘氣聲共同構築出這首Kid A裡我最愛的電子快歌。

"I Might Be Wrong"隨著"The National Anthem"的餘韻悄悄出沒,在Jonny Greenwood生猛的吉他刷下的第一刻,我們就隱約的知道了這是一首我們在Radiohead這兩張專輯後許久未見的Guitar-Oriented歌曲,但這卻一首是我無法真心愛上的Guitar-Oriented,不知怎的,除了在最後那一陣短暫停留後的Guitar Solo外,這首歌給我一種不斷重複堆疊的煩躁感。

"Morning Bell"是一首詭異異常的歌。我甚至覺得Kid A與和Amnesiac都是由這首充滿著詭譎、重複、呻吟、掙扎、幻覺、不寒而慄、機械般固定重複的歌延伸而成的同一種概念,一種你不會喜歡卻無比真實的概念。

"Like Spinning Plates"清脆的鋼琴聲拉起我們的雙手,耳語呢喃著告訴我們,原來我們還是在地球這塊故土上,一塊滿載著空洞的"Speeches"、嗜人的"Lion"、與汙濁的"Muddy River"的故土。或許等到我們真能找到"A Delicate Balance"的那天,我們就能無拘的騰起、飄度到那片"Cloud Cuckoo Land"。

"Idioteque"是一首徹底電子化的歌,整首歌都是重複的電子鼓和前面提過的馬特諾音波琴組成的,這也難怪Wiki把它說成是首"Departure For The Rock Band",但是這不是首像Kid A裡的"Treefingers"這種冰冷到教我直打冷顫的歌,相反的,這首純電子歌帶來的騷動與激昂卻是令人吃驚的,隨著不斷加快的電子鼓和Thom Yorke的瘋狂舞蹈、喃喃亂語,這也難怪為何這首曲子裡的觀眾如此瘋狂了。

"Everything in Its Right Place"的Keyboard與掌聲牽著手一起步出"Idioteque"興奮與著魔轟炸後的廢墟,之後緊隨著Thom忽遠忽近的迷離嗓音,香草天空("Vanilla Sky")裡那個空無一人的清晨紐約街道開始隨著主唱斷斷續續的電子化聲音若隱乍現,音樂開始緊繃,孩童扭曲過的笑聲開始流竄,我發現跑在Times Square的一片死寂中的人,是你、是我、是所有人。

"Dollars and Cents"是一首我一直沒注意到的歌,或許是因為Amnesiac的歌幾乎都是走這種風格的緣故吧,重複的鼓點、忽隱忽現的電子效果,但是這首Live版卻因為主唱那幾聲怨懟憤怒的"Crack"而出色了許多,至少引起我的注意了。

"True Love Waits"是這整張電子Live專輯裡最格格不入的一首歌,這首Acoustic溫暖的帶著聽眾走出這張專輯的電子城市,留下開始消融的冰冷迷宮。

還記得初聽Kid A時,看著一片片電子拼圖從眼前飛過,我不禁開始擔心:難道Radiohead從此以後不打算Live演出了嗎?結果事實證明了我焦急的疑慮只是褻瀆般的多餘。雖然聽過的現場專輯少之又少,但至少這是我聽過最傑出的現場專輯,每首歌都比專輯版本多了我一直在他們所架構出的死寂未來裡孤單守候的東西:人的氣味,一股我們在現今早就熟悉到作嘔、厭惡到避之唯恐不及的氣味,但Radiohead卻用如此大膽的方式告誡了假冒上帝的人類,在科技無限延伸、氾濫;人性逐漸單薄、衰滅;甚至連複製人一步一步侵佔世界都是被允諾的未來,人類那股千萬年前由伊甸園帶出來來的氣味將會有多麼珍貴。我想這也是我喜歡這張Live的最大原因吧,在喧鬧的電子樂背後,隱隱約約的飄來觀眾熱情的叫喊、鼓掌、歡騰,這讓我們感到不由自主的慶幸與些許的優越,優越是因為我們還是能隨著音樂瘋狂、落淚、鼓譟的真正人類,而同時也慶幸著我們還不是生在那個冰冷的過了頭的未來。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