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知道嗎,在時間與空間的流逝與變形都已失去意義的前提下,節日的到來瞬間喪失了令人振奮的因子,充其量只是將一天的二十四小時放大為三百六十五天罷了。

我已經無法分辨出一年一度的節慶與二十四小時一天的差異了。

每天將自己縱身於塵世中,面對著我用一成不變來形容都顯得辭不達意的生活,每天都是一樣的凡庸與令人作嘔。把他媽的勵志書丟了吧,去你媽的『每天都是全新 的一天,每天都有不同的體悟』我可還沒麻木到忘記我們最氾濫的資源就是不必要的矯情。相信我吧,這世界裡寥寥無幾的真理之一一定包括了︰看勵志書不可能讓 你對生活由絕望煩躁變成永遠相看兩不厭的。

空虛流竄在每一個寂寥無眠國度裡的孤島,伏匿在每一個抑鬱虛幻城市裡的象牙塔,霸佔每一棟幽閉窒息樓宇裡的囹圄,擺渡在每一個閃爍著詭異幽光的螢光幕裡,壅塞地爭相把你推進社會,再把你從社會剝離。

"In a tight little world
And are you on the list? "

 

不用辯駁,不要試著去忤逆這世界令人作嘔的步調,畢竟我們心中那個能永遠燃燒著熱情的孩子,在Radiohead詭異的詩篇中,已經被帶來成長裡種種幻滅 與空洞的可憎野狼,綁到杳冥之上的樂土,一片我們再也不得其門而入的夢幻美地,就像我們再也無力付出贖金來交換純粹的笑容一般。

" I keep the wolf from the door
But he calls me up
Calls me on the phone
Tells me all the ways that he's gonna mess me up
Steal all my children if I don't pay the ransom
And I'll never see them again if I squeal to the cops…… "


悼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聖誕節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Brother



這不禁令我再次喚醒余華《兄弟》一書中的所有角色共譜出的永恆存在與意義。在上部中,李光頭與宋鋼一家的在文革的亂流裡飄渡,雖苦,可這苦卻苦得有節、有志,苦出了李蘭的忠貞不貳,苦出了宋凡平百折不撓的愛,這對夫婦在最後雖不得相見,終止在車站的亂棒與毆打之下,但愛留下了,留在李玉蘭的烏絲裡,更銘印在李玉蘭的髮後,這才是真愛,真愛就是這麼的平凡與傷人,就像史蒂芬.金在《四季奇譚》裡寫下的一般:「多說無益,愛並非像有些混帳詩人所描述的那樣;愛有牙齒、會咬人,而這種傷口永遠也無法癒合,沒有任何言語可以使愛的傷口癒合,可笑的是,恰好相反,若是傷口乾了,言語文字也隨之枯死。」

台灣現在的狀況則是讓我不由志主的想到《兄弟》的下部,文革歇了,改革開放開始了,物質生活一日千里,思想的開放與躍進卻開始大剌剌的踐踏與蹂躪原本無愧無怍的愛,愛的真誠與可貴消退了,活生生的被現代社會太過刺激的聲光與縱慾掏空了,愛死在紙醉金迷的國度中,留下一具殘破的屍首與拋下節操的寡婦。

人類文化進展至今,看似日益開放的背後,卻諷刺的遮著肉慾的放縱與愛情的流逝這般令人不堪的真相。難道不是嗎?余華諷刺的寫到:「現在女人的光屁股不值錢了,揉一揉眼睛就會看到,打一個噴嚏就會撞上,走路拐個彎就會踩著。在過去可不是這樣,在過去那是金不換銀不換珠寶也不換的寶貝。」這段看似帶點抨擊過去封建觀念的文字在看完整本《兄弟》後格外令人玩味與發人深省。不管你接不接受,其實我們的情感有大半是建立在肉慾上的,就如《群》的作者法蘭克.薛慶所言:「即使我們叫做文化的東西,也是輸入在我們的基因內的。文化始於遠古時代,那時我們頭腦內就確定了方向。文化是生物學的,難道我們以為建造戰艦的是新的基因嗎?」既然如此,那在這禮壞樂崩的現代,張眼閉眼都是顛鸞倒鳳、四目接觸的都是傾國傾城,更談什麼山盟海誓、雙宿雙飛呢?你甚至連牽著的手向上延伸的那顆腦袋到底是想著誰都沒個準了!

寫了這麼多,只是想讓大家瞭解,愛情從本質上、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唯美與浪漫,尤其是在這個愛情可以被隨意操作與放大的年代。

我不禁想起蔣勳先生說過的:「愛有大喜與大悲,只有認清楚其中的大喜與大悲,才真正愛過。」你真正愛過嗎?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_11



無庸置疑的,每個國家或每種文化絕對有其較為大眾化、普遍性較高的面向。可是在資本主義是瞻的現代社會中,大眾文化再也不得不折腰,朝病態的物質至上跪拜低頭,委屈自己去求全大多數思考能力薄弱的閱聽者。我不知道是大眾化本質上太過易逝的流行性質反噬了自己,還是大眾文化本身的真理或意義就是如此——速食般的無止境獲得與失去。其實大眾文化趨於衰敗膚淺是令人痛心的,它不僅代表著藝術與獨立性的滅絕,更象徵了財閥倨傲鮮腆的想把宇宙裡萬事萬物與世界的各種真理商品化的病態行徑。

但令我費解的是,為什麼台灣的大眾文化似乎是墮落世界裡特別骯髒的一道濁流,偶像劇裡的男女總能似無顧忌的以為用愛就能突破萬難;情歌裡的歌詞始終把愛奉為維繫世界的金科玉律;小說裡的學妹到學校的目的除了與一個個的學長相戀或單戀外似乎別無他事。過度的吹捧與消費愛情早就讓它失去原形了,人類情感裡珍貴的部分被無止境的賣弄了,台灣文化裡的純樸早已杳如黃鶴,取而代之的是過度的濫情填補了我們那一邊享受著愛卻又一邊遠離愛的心。

dick80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